森——咸鱼废

被cp捡到的孩子。
弈森一梦弈森之盟
我真的会害羞啦(*/∇\*)

太远了,我很难过。

..
.-..    ---  ...-   .
-.--    ---   ..-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第一章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


引用: 

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
 


下划线: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


删除线: 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


圆点标题:





  • 输入第一个小标题



  • 输入第二个小标题



  • 输入第n个小标题










数字标题:





  1. 输入第一个小标题



  2. 输入第二个小标题



  3. 输入第n个小标题










插入链接: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



大段大段的空行: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100多次……物吉小天使你终于来了!!!😭

中途还莫名其妙出了个爷爷【嫌弃脸】

引以为戒。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算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叶黄】他和他的猫

*给你 @何晚萧

*大量OOC

*是双向暗恋(不过好像看不大出来)





01

叶修养了一只猫。

很小的橘猫,放在手里只堪堪占了两巴掌,和黄少天撸串归来的叶修带着一身烟火味,被这个小家伙碰了瓷。

“唉,拿你没办法。”他顺手掐了烟,拎着小家伙的后颈毛一步一摇上了楼。

“走吧,少天,回家了。”


少天。黄少天最初很反感叶修这么叫他,总嚷嚷着听上去比叶修小了一辈矮了一截,叶修看着这个似乎停在青涩年华的少年,颇为淡定地喊了声老黄,在场人或多或少都想到了老家院子门口拴着的中华田园犬,嘴角憋笑五官狰狞。黄少天指了一群人:“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最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算了,随你吧。”

这一随,也就过了几年。





02

叶修终于知道什么是悔不当初。

小家伙的粘人水平更上一层楼。人好歹还隔着个屏幕,消息分分钟刷上五六十条,弹窗抖得像帕金森一样;猫直接趴在脚上啃裤管,叫的含糊不清又缠缠绵绵,偏生长的乖巧可爱,看久了又和那人有几分相似,连大声几句都舍不得。

一大一小两个祖宗闹得叶修心累,本就懒散的一个人,黑眼圈更重了一层,俱乐部当成避难所,连烟都不点倒头便睡,迷迷瞪瞪间以为小毛球又来拱他手,说了句“少天别闹”,过几日全队人看叶修的眼神都带上了同情怜悯,还是苏沐橙幸灾乐祸提醒一句别纵欲过度,才意识到自己步上骆驼祥子的后尘。

所幸黄少天对这类桃色新闻向来不甚在意,平时又被打趣惯了,仍是每天乐此不疲地念叨着PK,线上线下像条小尾巴。时间一长叶修有时人猫不分,揉几把大少天的脑袋,对小少天抽着烟说上几句话。

黄少天永远像个高中男生那样爱闹爱笑,谁在他面前都有种看弟弟的心态,不过被摸脑袋还是头一遭,嘚吧嘚念了半天经,逼得叶修破天荒挂了白旗同他相约竞技场。小少天比刚来时大了一圈,已经可以摊开躺在叶修膝上,露出柔软的小肚子,手放在上面有温暖的戳心感,叶修另一只手拿着烟伸到窗外,不让烟灰掉在小家伙身上,嘴里低低地讲上半小时。

你问他到底说了什么?胡话而已,不打紧的。




03

黄少天最近沉迷叶修家小区旁边的一家盖浇饭,半夜一点也要吃上夜宵再回去,两人在小区门口分别,叶修惦记着小少天还没喂猫粮,只匆匆看了一眼那人的背影就慌慌张张上了楼。

都说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特别胖,小少天吃起来大有吞吐山河之势,肉倒是没长几斤,叶修总活在虐猫的阴影里,又不敢让它拼命吃怕坏了肠胃。每天晚间一开门,一个毛绒团子精准冲出,一头撞在自己脚踝上摔个跟头,再爬起来扒拉着裤腿往上窜。

可是直到门关上,屋子里也没声儿,只有忘关的阳台门,窗帘飘得像大众鬼片。叶修开灯转了一圈,吓得人都懵圈了,连滚带爬从楼梯跑下去,跌跌撞撞冲进午夜的冷风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喵。”从阴影里冲出来一团,正撞在他脚踝上滚了一圈,虚惊一场后笑叹自己刚刚像个毛头小子般冒冒失失,叶修蹲下来:“少天啊,你可吓死我了。”


“我说老叶你真的是神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亏我还想给你来一场午夜凶铃,你怕不是蒙的吧?还是这小东西暴露了我的位置?”阴影里又走出一个人来,黄少天顺手抱起猫,“我说这项圈上的电话怎么这么熟呢原来是你的猫,不错啊老叶,年纪轻轻就过上有猫的日子了,羡煞旁人。它叫什么名字?”


黄少天心里怀的鬼胎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走了半段折回来看看叶修到家没,其实也没什么原因,不如说,他还没编好借口。


幸好有只猫。他们不约而同地想。



“老黄。”叶修拿烟的手有些不自在,连声音也轻微别扭,“叫老黄。”




04

“老黄啊,老叶是不是虐待你啊长这么瘦,要不跟了我吧,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绝对比吸二手烟自在,好不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走走走,等会带你去买小鱼干啊。”

“少天。”

“嗯?”一大一小两个少天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干干净净。



叶修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说出口了。



“……没什么。”



“切,神神叨叨,老黄咱不跟这种人玩啊。”



他什么也不知道,叶修想,这样就好。




黄少天用猫来蹭脸,把刚刚那点小期待全擦掉。




他什么都不知道,黄少天想,这样就好。